久读小说网 > 奇幻·玄幻 > 我真不想当皇上 > 章二 九弟!可愿助为兄一臂之力?!
听书 - 我真不想当皇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章二 九弟!可愿助为兄一臂之力?!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什么?少女时代??”

众人先是一愣,而后相继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却也贴切之极啊!”

诸位皇子纷纷大笑,望着这九位姿态各异,各有千秋的绝色美婢,心下顿觉艳羡不已!

这老二,有这等美艳婢女,也不知与诸位兄弟分享一二!

赵焉见状更是大吞口水,忙不迭的急声喊道!

“二哥!二哥!许久不见,甚是想念啊!”

说罢竟主动起身,凑到二哥赵轩面前嘿嘿笑道。

“明日!就明日?明日便去韩武郡拜访二哥如何?”

话音刚落,赵括放声大笑:“老五啊!你是想去拜访你二哥?还是拜访你二哥的三韩婢女啊?!”

顿时之间,众人尽皆捧腹,纷纷大笑不止!

如此热闹不已,酒至酣处,今夜众位皇子王爷们也都尽兴而归,喝的酩酊大醉!

尤其以鲁王赵焉为最,非是吵着闹着要去醉香楼中再喝一场!

赵芸不从,又哭着喊着非要二哥再叫几个三韩婢女陪他如何如何……

如此场景,逗得一众皇子大笑不止,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是好言相劝,好说歹说才将鲁王赵焉,连拉带扯的送到王轿之上,命王府仆役好生照料,送回鲁王府中。

至于其他诸位皇子,则也大多脚步虚浮,面色泛红,甚至走路都需侍从搀扶。

反倒是赵政可能喝惯了前世的高度白酒,似乎对古代这种度数很低的所谓美酒,还真没什么太大感觉。

故而众人之中,反而只有他最为清醒,虽面有醉意,却神志清明,依次安顿好送走诸位皇兄之后,这才准备起驾回宫。

是的,今日封王之后,他不仅在这西京城中自动获得了一处王府大宅,更是得了藩王才有资格拥有的王轿。

日后若再出行,就可悠哉乐哉的稳坐轿中,好不惬意!

“皇兄,你……”

待其余皇兄离去之后,赵政正准备送站立最末的四皇兄赵拓回府之时,却只见其瞬时而动,一把便抓住了自己的双手!

“九弟!”

只见齐王赵拓虽面色泛红,双眼却如同大日一般明亮!

“与为兄轿中一叙!”

他紧紧盯住九弟赵政,动情说道。

“额,这……”

赵政顿显尴尬,下意识想抽出手来,却只觉好像两把大钳,死死捏住了自己双手!

“皇兄有请……愚弟又岂有推辞之理?”

赵政无奈,只能点头称是。

当即便跟随四皇兄一同上轿,只不过在看见四皇兄摆手屏退左右之时,眼角骤然间猛地一跳……

“九弟,你今日所封之郡……为兄替你不甘啊!”

刚入轿中,齐王赵拓便忍不住摇首而叹,由衷而发。

只因他曾亲率大军去过秦川郡,更是深入边疆大败北狄,故而对秦川郡之穷困贫瘠,止戈不休,心下感触最深!

今亲见九弟竟被封于此地,心中实为不忍!

“害……父皇已有决断,我等自当从之!”

赵政虽有不甘,但却不知四皇兄此番何意,也不敢当着他的面大倒苦水,不然若是传了出去,父皇岂不就对自己有了看法?

故而只是摇首叹息,却并未有所回应。

“九弟,你……”

赵拓闻言不由一怔,望向九弟的眼神之中,却是更显钦佩之色!

九弟他,果真将大乾之国运兴衰,凌驾于个人之荣辱得失之上!

被父皇发配至如此边郡之地,竟仍未曾心有不满,只言父皇决断,唯有听命从之!

相较之下,自己却能有此番公心么?

“当真为我辈楷模啊!”

赵拓大叹不止,心中敬服不已!

只是这话听在赵政耳中,却令他面色呆滞,头顶上缓缓浮现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

我干什么了我又??

我特么被发配到边郡战乱之地,搁这硬憋着没哭呢还,皇兄你怎么还佩服上了?!

你是不是幸灾乐祸呀你,要不咱两干脆将封地换换?

当然,这种话也就只能在心中想想而已了……

“也罢!与九弟之间,我却也不绕弯子!”

赵拓本还想再寒暄几句,但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根本不擅于此……

于是心中一横,却也毫不隐瞒,当即便将心中所想全数和盘托出!

“今日是想问九弟一句,可否愿助为兄一臂之力?!”

“什么?这……”

赵政闻言顿时失神!

他难以置信的望向皇兄,只感觉自己这四皇兄未免也太虎了吧!

此等大事……竟是这般能随意道出口的么?!

想那八皇兄赵胜,当日试探自己之时,也根本不提只字半句,只是旁敲侧击,从自己只言片语之中揣摩到自己的想法。

如此,才是聪明人的做法啊!

你见过谁家想要夺嫡的皇子,天天将夺嫡之事挂在嘴上随意乱说的了??

赵政心有不解,却又恍然想起自己的四皇兄常年军旅,与人相交确实极不擅长,用后世的话来说那就是情商太低……

所以哭笑不得之余,倒也能够理解,当下便用他能够听得懂的话直言拒道。

“皇兄,愚弟年幼尚小,现又被封在此等边郡之地,对朝野上下的影响力聊胜于无……又如何能助皇兄一臂之力呢?”

赵拓闻言先是一怔,而后沉默半晌,似是才想明白九弟此言,实际就等于是婉拒自己。

当下便轻声一叹,却也不再过多纠缠,而是情真意切的说起了心中的肺腑之言。

“九弟之意为兄明白……说起来倒也不怕你笑话,其实在数日之前,为兄我都还尚未下定决心,想要正式参与夺嫡之事!”

赵拓似是终于找到了可以倾诉的对象,呆呆望向拉起一半遮帘的窗外,自顾自般继续说道。

“但就在那日朝堂之上,九弟你那番慷慨激昂之语!却当真一语惊人,瞬时将我敲醒!”

言罢,赵拓猛然转过头来,无比炙热的眼神望向九弟。

但赵政却是一脸茫然,明明自己说的都是除宦之事啊,如何能一棒敲醒四皇兄呢?!

“那句‘不争皇位争国运’!当真如煌煌大言,令为兄大彻大悟啊!!”

赵拓连连摇首,似是今日再度回想,仍觉心中感慨不已!

“在此之前,为兄虽感叹于大兄无能,若由他继承圣位,却不知如何能带领大乾,屹立于如此大争之世中?!”

言及至此,赵拓不由语气低沉,微低下头。

“但却一直受限于立嫡立长之宗法祖制!故而这内心之中,一直对夺嫡之妄念,心有不安……”

赵政闻言不由一怔,却才第一次真正认识到了,四皇兄赵拓那副不近人情的冷漠外表下,暗藏于内的那颗赤子之心……

“因而虽有夺嫡之念,却从无夺嫡之实!直到那日……”

登时之间,赵拓骤然转头,目光如炽般射向九弟!

“那句‘不争皇位争国运’却令为兄终于明悟!我赵拓,争的不是个人之荣辱!而是大乾之国运!!”

赵拓说着,竟下意识般昂首挺胸,似又在一瞬之间,恢复了征战沙场时的无敌战神之姿!

“大兄无能!故彼可取而代也!”

赵拓昂然激语,听的赵政瞠目结舌,心神俱震!

“但若他日有人比我更强!则我自甘退守,扶其上位也!”

言罢,目光灼灼,直视九弟!

赵政恍若失神,久不能言……

……

“……宴毕,众皇子皆相继而去,惟齐王赵拓留至末位,邀始皇轿中一叙。

始皇方一入轿,齐王登时而拜!

始皇大惊,不知皇兄此番何意!

齐王跪地不起,含泪叹曰:‘吾尝感叹大兄无能,故迫不得已,欲取而代之也!’

‘然九弟一言‘不争皇位争国运!’,却令吾恍然大悟,方知国运系于政而非拓,天命归于尔而非吾!’

‘今愿明此心,力助国运天命之所系,而非个人荣辱之得失也!’

始皇大叹不止,亲扶起身,后与齐王戮心同力,以传佳话矣!”

——《华夏野史》·郝真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