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读小说网 > 奇幻·玄幻 > 我真不是魔神 > 第两百八十七章 角力
听书 - 我真不是魔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两百八十七章 角力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灵平安醒来的时候,外面正在下雨。

淅淅沥沥的秋雨,哗啦啦的落下来。

整个世界,都笼罩在雨雾中。

灵平安感觉到有一点点凉意,于是他换上了自己前两天买的秋衣。

然后在镜子前看了看,很合身!

他非常满意!

喵呜!

小猫贝斯特在他脚边撒着娇。

灵平安抱起来,揉了揉它的脑袋,然后说道:“去楼上看看吧……”

“把小桃树移回屋内先……”

已经到深秋了,气温会越来越低。

尽管江城市是南方,但冬天也是很冷的。

所以,以后小桃树要照顾的日子就要多起来了。

出太阳的时候,得将它弄到露台去。

下雨的时候,得把它挪回来。

下雪……

嗯,长这么大,灵平安只在新闻里看到过北方的大雪……

于是,抱着小猫,他走上三楼。

一眼就看到了墙脚塑料盆里的小桃树。

小小的桃树,似乎又长高了一点。

一片片嫩绿的叶子,都已经长了出来。

那稚嫩的树干上,更是出现了一点点花纹的痕迹。

“真漂亮!”灵平安看着这些花纹,非常喜欢。

因为这些花纹似乎是黑白相间的纹路。

就像滚滚和虎鲸一样,看上去可爱极了!

于是,他捧着塑料盆,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慢烤炉的旁边。

喵呜!

怀中的小猫对那塑料盆里的小桃树轻轻叫着。

叫声有一点点的不高兴的味道。

似乎是在呵斥。

灵平安听着,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

自己的这只猫,好像一直和这株小桃树不对路。

于是,他摸了摸小家伙的头,轻声教育着:“小乖乖要听话哦……”

小家伙立刻亲昵的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主人的手背。

然后得意洋洋的对着塑料盆里的小树苗叫了一声。

喵呜!

小小的树苗,在秋风中慢慢的舒展着叶片。

灵平安看着,笑了笑,就抱着小猫走下楼去。

在他转身的刹那,小猫贝斯特琥珀色的猫眼里,看到了塑料盆内的小树苗的叶片,一丝丝金黄色的脉络若隐若现。

……………………

太阳之井高地。

昔日神圣的殿堂,如今变得更加庄严。

阳光落在金黄色的井水上,反射出层层涟漪。

小小的树苗,在井畔慢慢的舒展自己的叶片。

翠绿的叶片上,金黄色的脉络,慢慢的流转着。

数不清的高等精灵,聚拢过来。

如今,游侠将军不在。

母树就成为了所有人的主心骨。

这些从当日的天灾梦魇中,好不容易,逃得性命的难民们,对于神圣的太阳之井的信仰,从未如此坚定过。

而对于母树,他们更是以一种虔诚至极的膜拜心理。

因,母树净化了被污染的太阳之井。

祂还将奥术的能量分解、净化。

让人们可以享受到更纯净与更健康的奥术能量。

再也不需要奥术水晶了。

母树的每一次舒展叶片,都可以将大量的奥术能量,挥发到空气中。

整个奎尔丹纳斯岛,都被那纯净而充沛的奥术能量所充溢。

难民在奥术中,抚平了昔日了创伤。

于是,对母树的信仰,自然而然的开始了。

这是精灵们的特性。

从永恒之井时代开始,对于世界树,任何精灵都有着无法抗拒的迷恋与崇拜。

这株幼年母树的种种神奇的奇迹,更是让这些幸存的难民们,陷入了狂热的膜拜中。

所以,它每次重新出现在太阳之井高地上,都会引来数以千计的欢呼和膜拜。

人们信赖它,信仰它。

甚至已经无法离开它了。

但……

在人群中,存在着异己分子。

这些人,悄悄的聚集在一起,他们窃窃私语着。

“风行者家族的希尔瓦娜斯,究竟要将我们带去何方?”

“她为什么不去联系在洛丹伦的联盟将军?”

“为什么不联系逐日者家族?”

“她难道想要篡权吗?”

在这些人的议论中,数日来,奎尔丹纳斯岛上的难民们,难免出现了些动摇。

但高等精灵们,旋即又在奥术的能量中忘记了这一切。

只是,怀疑的种子,已经种下了。

于是,一些人认为,时机已经成熟了。

是时候复国了!

他们趁着其他人,正在赶往太阳之井高地朝圣的机会,迅速的控制了岛上的一个个要点。

军械库……

港口……

还有至关重要的,刚刚被修复的那几台奥术巨人。

转瞬之间,整个岛屿的大多数要点,全部落入了保皇党手中。

他们知道,时机成熟了。

于是,有人点燃了令箭。

魔法令箭,飞上天穹。

远方,一直在海岸线待命的一支舰队,看到令箭。

他们开始起航。

凯尔萨斯,站在舰首,远望着那座高等精灵的岛屿。

“我们这样做,会不会不合适?”他问着身边的人:“为什么不等待风行者从斯坦索姆回来?”

“然后我亲自问一问她?”

“王子殿下……”穿着重甲的人类将军,在他身后说道:“我们认为,这是最好的机会……”

“风行者家族的游侠将军,已经不再可靠了!”

“我们的情报显示,她在当日对抗天灾时,曾经从战场上莫名消失……”

“她再次出现后,就已经拥有了许多高等精灵没有的特征,还自称太阳精灵……”

“谁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谁又知道,她有没有被什么邪恶的东西腐蚀掉?”

“阿尔萨斯的悲剧,不能再上演了!”

凯尔萨斯听着,脸上的神色变幻不定。

但他其实没有选择。

因为……

这个人类是他唯一可以依赖和仰仗的力量了。

想要复兴高等精灵,想要重建奎尔萨纳斯王国。

并在这越来越险恶的世界中存续下去,仅靠已经被天灾彻底摧毁并且打散的高等精灵,显然已经不可能了。

他的父亲战死了。

整个银月议会的上层全体战死了。

战争几乎摧毁了一切!

银月城、奎尔丹纳斯,连太阳之井也被污染了。

高等精灵最后的精锐,仅剩下了希尔瓦娜斯和她的两个姐姐,以及他这个王子。

“加里瑟斯元帅……”凯尔萨斯只能说道:“希望您的判断是正确的!”

对方笑了起来。

高等精灵的王子的软弱,比他想象中还好对付。

“精灵……”他在心里冷笑起来。

第二次战争的往事,在他心中一点一滴的回忆起来。

父母与兄弟的战死,领地中人民的伤痛。

他迄今记得清楚!

而导致那一切灾难的元凶,除了那些肮脏的兽人。

首当其冲的就是作为盟友,却见死不救的高傲精灵们。

现在,复仇的时机已经成熟。

他要一点一滴的折磨和羞辱那些高傲的精灵。

让他们知道,毁家之痛与失去同胞的苦难,到底是什么滋味!

当然,表面上,这位洛丹伦王国毁灭后,实际上拥有着最多兵力的元帅,却是和颜悦色的对凯尔萨斯说道:“王子殿下,不用太过担心了……”

“即使希尔瓦娜斯将军,真的是无辜的……”

“那么,等她回来,查清楚后,我们再恢复她的名誉也不迟嘛!”

“一切都是为了对抗天灾,为了世界!”

“这一点牺牲,我相信,高贵的风行者家族会明白的!”

凯尔萨斯听着,也只能是点点头。

一直在达拉然学习魔法的他,太过稚嫩。

他也太年轻了。

再加上,如今整个奎尔萨拉斯王国遭逢剧变,国家和人民都陷于水深火热之中,他也就没有那么多心思去想了。

一门心思只有着复国,重建银月城,安抚人民。

舰队,劈波斩浪,迅速穿越海峡,兵临奎尔丹纳斯岛。

一艘艘舰船,直接靠岸。

甲板被放下来,全副武装的人类重骑兵开始登陆。

联盟的战旗,高高飘舞起来。

而接应他们的人,立刻打开各种防御设施,让开道路。

于是,在整整一个骑士团的簇拥下。

凯尔萨斯王子,回到了他日思夜想的太阳之井,也回到了他的人民面前。

只是……

所有的高等精灵,都用着一种狐疑的眼光,看着他们的王子。

“殿下……”有一个在战争中失去了一条腿的老兵问道:“您怎么和人类在一起?”

“希尔瓦娜斯将军呢?”

凯尔萨斯听着质疑,他笑了笑,道:“我是刚刚从洛丹伦王国过来的……”

“还没有来得及和希尔瓦娜斯将军说……”

“我相信,希尔瓦娜斯将军会理解我的……”

“至于……”他看向身旁的加里瑟斯:“请容许我,向大家介绍……”

“来自洛丹伦黑木湖的玛斯玛尔男爵,洛丹伦复国元帅加里瑟斯阁下!”

“元帅阁下,是来帮助我们复国的!”

高等精灵们顿时议论纷纷。

逐日者家族的后裔回来了,这确实是一件喜事。

但他带着人类回来?

而且,是一整个全副武装的骑士团,甚至还有舰队。

这就不一样了。

一些老成的人,甚至马上就想到了,这些人类若留在这里不走了。

那么,奎尔萨纳斯王国还是高等精灵的国家?

严重一点的说,太阳之井,还是高等精灵的吗?

一些活的比较久的高等精灵甚至想起了第二次战争期间的许多事情。

于是,有人在人群中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谢谢元帅阁下了!”

“现在,既然王子殿下已经安全回来了……”

“那就请元帅阁下带着你的人,撤出奎尔丹纳斯吧!”

“这是我们的圣地!”

加里瑟斯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高等精灵,还是和过去一样的高傲!”他在心中冷笑着:“但一群丧家之犬,有什么可高傲的?”

奎尔萨拉斯的高层战力,在天灾的战争被几乎一扫而光!

银月议会没了。

老国王也战死了。

连太阳之井也被天灾污染!

乞丐一样的东西,也敢叫嚣?

于是,他使了一个眼色。

他麾下忠心耿耿的骑兵们,立刻抽出了剑。

圣骑士们,更是开始灌注圣光。

“凯尔萨斯王子殿下……”加里瑟斯笑着对凯尔萨斯说道:“我怀疑,阁下的王国中,残留着天灾的爪牙……”

“为了您的安全起见,我希望您可以同意我对整个岛上的一切进行搜查,以防止天灾的爪牙混在人群里,图谋不轨……”

“这……”凯尔萨斯就算是再笨也明白了,这位人类的元帅,是在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但,他没有什么好办法。

毕竟,他手下一个人也没有。

一个光杆司令!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加里瑟斯做的事情,也是他乐见的。

逐日者家族,想要恢复统治,特别是重新夺回对奎尔丹纳斯的控制。

就要依靠外力。

人类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

请神容易送神难的道理他也明白。

若加里瑟斯可以肆无忌惮的按照他的意愿行事,那么,未来,高等精灵们恐怕将成为人类的附庸和棋子。

即使是他,逐日者家族的王子,恐怕也不例外。

说不定,这些人类甚至会在银月城重建他们的王国!

而谁会给高等精灵们申诉呢?

暗夜精灵?

别开玩笑了!

对暗夜精灵来说,高等精灵恐怕比兽人还可恶!

全死光了的话,才会掉几滴眼泪吧?

所以,凯尔萨斯想了想,道:“元帅,不必这样严肃吧……我相信,我的子民都是纯洁的!”

可惜……

对他的话,加里瑟斯只是冷笑了一下。

他就抽出了那柄骑士剑。

“王子殿下,不是我不相信您……”

“实在是,天灾的腐蚀,无处不在啊……”

“为了您和我的士兵们的安全,我不得不出此下策,希望您可以谅解!”

于是,他向前一指:“任何敢不从命的人,都将被视为对逐日者家族的背叛,以及对神圣的联盟的亵渎!”

“士兵们,听从我的命令!”

一队队骑兵,开始催促着战马上前。

重甲的步兵,举着大盾,形成人墙。

在身后,魔法师开始积蓄魔法能量。

狮鹫骑士,甚至开始盘旋起来。

洛丹伦王国虽然毁灭了,但遗留的军事力量,依然是现在的高等精灵们所无法对抗的!

至少,在加里瑟斯眼中,眼前的这个岛屿上,那些歪瓜裂枣的难民们是绝对无法对抗的!

所以,他自信满满!

凯尔萨斯则彻底慌了神。

他现在既不敢出言反对——一旦惹毛了人类,在岛上大开杀戒,连他恐怕也难以保全。

他更不敢支持——那和叛徒没有区别,逐日者家族的光荣,更将被玷污!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队龙鹰骑士,忽然从远方的云端出现。

风行者家族的副官,洛萨玛骑在龙鹰上。

奎尔萨拉斯幸存的精英们一个个落到了地上。

“向您致敬!”洛萨玛对着凯尔萨斯鞠躬:“尊敬的王子殿下……”

然后他看向加里瑟斯:“元帅阁下,此地就不劳烦您了……”

“伟大的奎尔多雷,会自己处理自己的内部事情!”

“对吗?”他看向凯尔萨斯,这位逐日者家族唯一的血脉:“王子殿下!?”

凯尔萨斯听着,额头上一滴滴汗珠开始出现。

他终于明白了,这是一个陷阱。

人类、高等精灵,都在相互计算。

计算的目标是他,也是现在控制着的奎尔丹纳斯岛的风行者。

不然,为何洛萨玛迟不出现,早不出现,偏偏在现在出现?

他和他的龙鹰骑士团,恐怕早已经在远方待命。

就等着这一刻了。

毋庸置疑!

这是政变!

这是夺权!

也是篡位!

可他能怎么办?

手下一个兵也没有,只有一个逐日者家族的头衔。

甚至……

因为方才的事情,连他的人民,也不相信他了。

“你们……”明白过来的凯尔萨斯,反倒不再犹豫了,他终于像一个真正的王子,他问道:“到底想要做什么?”

加里瑟斯笑了起来。

事到如今,他也不再隐瞒了。

“暴风城有命令……”

“奎尔丹纳斯的太阳之井,被天灾污染了!”

“为了防止它造成更多破坏和灾难!”

“我奉命摧毁它!”

加里瑟斯义正言辞的说着:“圣光在上!为了联盟的大局,请王子殿下配合我们!”

洛瑟玛听着哈哈大笑起来:“人类……呵呵呵……”

“我看,你们除了暴风城的命令,还有来自达纳苏斯的指示吧!”

“太阳之井,出现了一株来历不明的幼年世界树……”

“其他世界树都感受到了它……”

“想趁着它成长以前毁灭掉它……”

“联盟的算盘,果然是打的很响啊!”

“但……联盟,到底是听暴风城的,还是达纳苏斯的呢?”洛瑟玛不怀好意的问着。

凯尔萨斯的思绪彻底混乱了。

既然加里瑟斯是听从了来自暴风城甚至是达纳苏斯的指令。

那么洛瑟玛呢?

这位昔日的游侠将军的副官,又是听从那边的指令?

他又想做什么?

逐日者王子,怎么想都不想清楚,这个世界上还有第二个可以依靠的力量?

但洛瑟玛没有说,他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对面的人类。

“你们走吧!”他说道:“再不走,就走不了……”

大海在翻滚着。

一个又一个粗壮的娜迦,蠕动着爬了出来。

凯尔萨斯看着那些娜迦,他终于明白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