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首页加入书签目录

全新版本,新增听书功能!立即前往

第385章 开赴前线

陈履安最后说道:“然而,没有在躁动的时空中焦虑迷茫过,没有在浮华的世界里挣扎追逐过,则不足以谈人生,难以达致丰富而安静的境地。”

陈长老在午后微风蝉鸣的树林内侃侃而谈,看似云淡风轻的声音里蕴含了些许瑶池大能的无上修为,挥洒禅意,犹如梵音,柔而不淡,润而不绵。

终于,连华澜庭在内的四人都闭上了双目,进入了禅定的状态。

只不过,华澜庭是有感于地下经年伏蝉之蜕变,林弦惊是对破土而出引吭高歌似有所悟,诸葛昀沉醉在一声蝉、一生禅的意境之中,只有易流年则是被规律枯燥的蝉叫声和陈履安的话语弄得昏昏沉沉,在不经意间入了梦乡。

不管怎样,随后一段时间里,林弦惊、诸葛昀和易流年接连进阶,如愿跨入了七星北斗境,成为了自在万象门最新最年轻的三名核心弟子。

约半年之后,门里下令,遣过半六十代弟子出征,参加对厚土大陆的自卫反击之战。

在这数月期间,两块大陆之间的战事经过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在天一派和太和教的鼓动下,大量厚土大陆修士突然自中央天井之地出现,打了殊玄仙洲一个措手不及,仓促纠集起来的修真门派和家族的阵势散乱,且人数不足,以致多处防线被对方突破,不说节节败退,也是处于劣势。

第二阶段,入侵的厚土大陆在各处烧杀抢掠、灭门无数,激起了殊玄仙洲同仇敌忾之气,随着更多宗门的加入参战,以及四擘盟为首的抗战联盟形成,己方开始稳住阵脚,齐心协力夺回了大部分失地,同时展开了全面的反击,在一波声势浩大凌厉的攻势下,厚土大陆被迫向内龟缩。

第三阶段,经过不长时间的修整,双方再次进入激战,既有大规模的集团作战,也有小股强者实施的斩首行动,双方的控制区域犬牙交错,一个山峰或村镇经常被反复争夺、攻守互换。

在这期间,两边的战损巨大,各有大量修士阵亡。

殊玄仙洲里加入战事的宗门越来越多,但是厚土大陆也有修士源源不断加入,虽然被压制在中央天井周边地域,但是凭借中央天井险地,人数占优的仙洲大军竟不能将之打退回去。

奇异的是,越靠近中央天井,殊玄仙洲修真者的实力越受到限制,而厚土大陆修士反而越战越勇,多支由强者大能组成的小分队试图进入核心区域寻找厚土大陆得以从此处进入仙洲的原因,也因此缘故屡屡受挫。

如此酣斗又有月余,各自都开始疲惫,攻守之势渐缓,两边陷入缠战胶着状态。

太和教和天一派借此机会紧锣密鼓调兵遣将,殊玄仙洲也启动了新一轮的轮换,除了补充新的有生力量之外,参与的宗门都在调派人手替换长时间攻杀后已显疲态和身带伤势之人。

现在只有小规模的宗门拼杀和零星的团战还在继续,双方都在调整蓄势,以图在下一阶段打破僵局。

华澜庭等人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出战的,他们将随万象门第二批人马开往前线,接替守朴真人带领的第一拨人。

这次万象门一口气派出了守和、守元、守气、守仁、守简、守易、守清、守盈、守柔九位真人和不少各峰的俗家强者。

六十代弟子理所当然还是作为预备力量,但是在临走前夕,华澜庭和林弦惊三人嘀咕一番,并在得到了云轶奇与风火伦的首肯后,独自去后山斗极群峰求见了周翕和掌门守恒真人。

三人密谈之后,守恒真人同意了华澜庭四人组成特别行动小队单独行动的要求。

不日,自在万象门动用大型远程传送阵,分批输送弟子们奔赴前线。

第二天,先后两批弟子在驻守的地方进行了交接换防。

当晚,在华澜庭的要求下,知道内情的守和真人带了除三名负责巡夜以外的五位守字辈真人前来,他们六人要为华澜庭他们深入敌后的传送进行护法。

由于中央天井的奇异,殊玄仙洲多次派人想深入进去的行动都折戟沉沙,没能查到为什么厚土大陆可以不走海路,而是能够直接从中央天井出现,并且基本不受影响地实施进攻的秘密。

只要一天不能查明缘由予以破坏,厚土大陆就一直可以随时随意把征调的修士送进来,就算仙洲能够压制得住,这种持久战拼消耗的局面也不是大家愿意看到的,时间长了要是再生出什么其他变数,就更加得不偿失了。

华澜庭的想法是他们四人以大穿送术进入到里面进行侦查和破坏,最起码要探明究竟。

他的第一个理由是四人如今都已是脱胎境强者,加上人少机动性强,如果只是侦察情况的话,应该没有大碍。

可在守恒真人和周翕长老看来,这条理由实在是没有什么说服力。

天一派和太和教既然能够对中央天井加以利用,内部必定是防守严密、危机四伏,四人面对的风险极大,脱胎境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作为。

华澜庭又抛出了第二个理由。

他昔日曾进入过中央天井的外围区域,并且到过老祖秘境析易宫,还得到了寸步千里缩地术秘法和变色龙蜥,那里比较安全,可作为出入之所和存身之地。

周翕对老祖秘境之事并不知情,但作为掌门的守恒真人对门派秘辛知之甚详,正是这一点打动了他。

当然,华澜庭还提供了一些此行的其他依仗和脱身之法,最终促使守恒真人同意了他大胆冒险的行动计划。

这时,守和等六位真人正在发功为华澜庭的大穿送术提供充足的能量保障。

随着华澜庭修为的提升,大穿送术的传送距离和精准度越发可控,而且他可以感应到析易宫的大致坐标,再说了,还有在里面熬过了无数岁月的变色龙蜥为他进行位置校正,一次到位的把握性相当大。

要不是大穿送术仍然不能转移修真大能者,以及这种行动人多了反而碍事,周翕都想亲自带人进入。

术法发动,四人感到有轻微的晕眩感,但很快就开始减弱,忽忽悠悠的穿梭感也在消退,这是要到达目的地了。

然而,就在大家稍微放松的当口,突然间震荡加剧,人像是被抛飞了起来,猛然就头下脚上,忽而又调转过来,如是几次。

出问题了!

以前的传送中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是中央天井的影响?

华澜庭做好了再次发动术法的准备,同时在心中呼唤变色龙蜥,要它做二次校正,重新提供准确的坐标点。

变色龙蜥却叫道:“受到极其强烈的干扰,不是时空乱流,我也无法校准方位了,以前天井里并没有这样过!”

华澜庭的心一沉,即便不是时空乱流,这种传送中最怕的就是不可控制的外来干扰,这下不知道要落到何方了。

林弦惊用出了自己的天机术手段,没有产生作用。

四人无计可施,突破七星北斗境的成就感遭到了挫败,在涉及空间时间以及转换的领域,人类修士还是太渺小了。

好在只是数息之后,四人就跌落到了地面,身上并无损伤。

环顾四周,他们落在了一个丘陵小高地上,此时天色暗淡,周围一片荒芜,只散落着一些杂草和灌木。

不多时,华澜庭的脑海和耳边同时听到了变色龙蜥与林弦惊的声音:“我们还在中央天井内。”

经过探测,这里仍属于中央天井的范围,只是距离原始目的地析易地宫的距离非常远了。

怎么会偏差这么多?

大家极目四望,同时在一个方向上发现了异常。

远处,星星点点的夜空下,有一大片奇怪的存在。

说不出是什么所在,因为那里有无数道渺渺的光芒伸向空中,组成了一片相当宏伟令人震惊的光幕。

光幕也便罢了,其中的光霭不是笔直,而是不规则扭曲着的,有的只是弯曲,有的却是弯弯绕着向上而去,还有的拉出了淡淡的残影,并且颜色变幻不定,所以光幕之中是什么完全看不清楚。

宁静璀璨的夜空下,这片光区尽管壮观,却让人油然产生了光怪陆离、阴森恐怖的念头。

必是这里对他们的传送形成了干扰,致使他们偏离了航向,降落到了附近。

事出反常必有妖,难不成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光幕区域和厚土大陆的入侵有关?

四人快速商议了几句。

他们的主要目的是侦测,为了不打草惊蛇,暂时不易接近。

要是霍徽晓在就好了,她的八彩重瞳应该可以远程探查光幕后的情况。

不过这也难不倒四人,他们的进步不止于在修为上,术法上亦有突破。

例如,他们的合击技“叠叠不休”不但能够使攻击威力倍增,现在还可以用在精神扫描上,消耗还不大。

四人八手连环抵在一起,集中输送气息给华澜庭,华澜庭放出精神意识,聚集成束,贴地,向远方游去。

上一章无下一章

返回书页 | 返回目录 | 添加书签 | 打开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