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读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唐土万里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刺杀
听书 - 唐土万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六十八章 刺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刚刚开春的长安城,黎明刚过,天空里浓云深重,凛冽的寒风刮过,空荡荡的街道上也不见多少行人。

沈光一行人出了怀远坊后,声势显得蔚为壮观,马蹄声夹杂着说笑声,很是热闹。

“沈郎,接下来你要闭门读书,便让阿妮陪在你身边吧!”

王蕴秀在马上犹豫了会儿后开口说道,沈郎和公孙大娘的约定已成,等这两天在宜春院的遴选完成后,自是不会再去宜春院,而到时候她反倒是要在宜春院为沈郎管着那些通过遴选的乐伎们,没法照料沈郎起居。

于是自然想到了身旁的白阿俏,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王蕴秀早就把这位龟兹小公主的性情给摸了个清楚,是沈郎口中的“傻白甜”没跑了,完全对自己构不成任何威胁,再加上她也确实挺喜欢这个娇俏的小公主,于是原本只是为了讨好沈郎而刻意结交竟是变成了真的姐妹情深。

有白阿俏在沈郎身边,她也不怕别的狐狸精来勾引沈郎,如今长安城里盯着沈郎的贵女可不少,但是偏偏圣人赐婚的旨意迟迟未下,这都让王蕴秀颇有些患得患失,只有和沈郎相处久了,才知道沈郎有多优秀。

“闭门读书啊……”

想到满脸热忱的诗圣兄,沈光沉沉叹了口气,然后看向身旁脸上满是期待的白阿俏,想了想还是摇头道,“阿妮还是继续陪着你好了,沈园才刚刚破土动工,咱们招来的那些乐伎暂时还得留在宜春院一段时间,阿妮在延城的时候打理过樊楼,正好能帮你的忙。”

“再说,咱们还未成亲,阿妮不适合来我这边,这对你们都不公平。”

沈光笑了起来,朝王蕴秀和白阿俏说道,三人间除了最后那步,能做的可全都做过了,自然也不需再忌讳谈婚事这种事情,他自己估摸着那位圣人是要在省试的时候给自己开个后门,考个进士得个官身后,再下旨同时赐婚,到时候他很可能会先娶王蕴秀,再纳白阿俏。

那时候长安城里不知道多少年轻士人会羡慕的双眼流血,想到这儿,沈光也难免有些紧张起来。

王蕴秀和白阿俏这时候亦是笑了起来,白阿俏虽然“傻白甜”了些,可并不蠢笨,自然知道长安城不比安西,她若是真去沈郎那儿住下,怕是会惹来不少非议,再说陪着王家阿姊不好么,晚上抱着这位阿姊一起睡可舒服了。

“沈郎做主便是,咱们听沈郎的。”

这时候一行人已经过了怀远坊外的大街,天色也亮堂了许多,对面街道上也多了队身穿皂衣的不良人,沈光他们也没觉得奇怪,这几日随着大朝觐即将到来,这街道上巡逻的武侯和不良人比平时多了许多。

这不良人是底层的差吏,长安县和万年县遇到人手紧张的时候,也会征募那些街头混混无赖暂时充任,所以那些死士扮做的不良人虽然肤白目深,但是沈光也没有提防戒备,这怀远坊附近本就是长安城里胡人聚居的地方,有归化的胡人当差不是什么稀奇事。

“前方可是沈大家?”

扮做不良帅的死士首领高声喊了起来,这才让沈光放缓了马速,抬眼仔细看去。

那些不良人正靠在一处坊墙挖开的洞门处的店铺前,显然是刚刚正在这儿吃馄饨,他一眼望过去,那些桌上的粗陶大碗里还冒着热气。

“某家沈光,你喊某有何事?”

沈光驻马停了下来,他身后队伍亦是停了下来,王蕴秀他们俱是好奇地看着那伙不良人给了银钱于那食铺老板,快步走将过来。

他们这月余往来怀远坊和宜春院之间,因为沈光名动长安,不乏各种狂蜂浪蝶尾随跟踪甚至于当街拦路,只不过王蕴秀在沈光面前是温柔可人的猫咪,但是在那些外人面前那就是不折不扣的母老虎了。

也多亏了有王蕴秀在,沈光出门在外才没有受到太大的骚扰,眼下这还是头回有不良人半道拦他。

“沈大家,我乃长安县不良帅康麻,正好有桩案子和沈大家有些牵连,是以斗胆想问沈大家几句。”

死士首领报了假名,走向沈光时内心隐隐有些激动,他万万没想到他还真把这位沈大家给拦了下来,安将军果然是料事如神。

这时候离着沈光他们足有七八十步远的楼宇上,安守忠提着弓看着已然靠近沈光的死士们,脸上露出了自得的笑容,什么狗屁沈大家,还不是着了他的道,等死士们近了身一拥而上,看他还有命左拥右抱不。

……

“大胆。”

沈光身边,王神圆已经怒喝道,区区不良帅也敢来盘问自家郎君,简直就是目无尊卑,更何况那什么狗屁案子,郎君每日往返都是他们护送,能有什么牵连。

想到这儿,王神圆已经悚然惊觉,知道眼前这伙不良人有些不对劲,于是连忙提醒道,“郎君,这些人……”

“给某拿下他们。”

若是只有自己一人,沈光不介意陪这些死士玩玩,可是王蕴秀和白阿俏就在身旁,自然要以安全为先。

听到沈光话语,那死士首领如何不知道自己等人已经暴露,他也不晓得哪里出了纰漏,可这时候双方相距不过五步,也足够他们搏命了。

“杀!”

横刀出鞘,十名死士俱是齐齐朝沈光扑去,可是这样的小场面对于经历过数场血战厮杀的沈光来说,完全提不起他的兴趣。

沈光身后,牙兵们策马前冲,直接便挡下这些死士们决死的冲杀,只有那死士首领离着最近,竟是被他冲到了沈光他们跟前,只是还未等沈光拔刀,王蕴秀已然一鞭子狠狠抽在了他持刀的手腕上。

王蕴秀是将门女,她从小缠着自家阿耶练武,那是真的下过苦功夫的,当然她最厉害的不是刀枪,而是手中那根马鞭,毕竟刀枪无眼,容易闹出性命来,可是鞭子就不一样,当年长安城多少纨绔子弟都被她鞭打得狼狈不堪。

那死士首领压根没想到自己连搏命的机会都没有,这时候王神圆自是跳下马和王府的牙兵头目一起擒下了这个冒充不良帅的死士。

前方街道上,早已是鲜血四溅,那些死士的确是不怕死,可是在堪称这个冷兵器时代的杀人兵器的精锐牙兵面前,他们所谓的搏命只是个笑话而已。

四周的行人已经看得呆了,长安城承平日久,纵然每天都有人命官司,但那也是在常人难以看得到的阴暗角落,哪像现在大街上居然有不良人当街行凶,结果被反杀的场面。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