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读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老乡请淡定 > 第二百八十七章 父子俩都没啥事
听书 - 老乡请淡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八十七章 父子俩都没啥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夏天的晚上,开车在路上跑着还是挺舒服的。

赵景山无视了车窗外的灯红酒绿,专心致志的开着车朝着后海那边开去,他要趁晚上给媳妇准备菜。

现在讲那个啥,纯天然无污染的绿色蔬菜,就是不打农药不用化肥的那种。前一段有一次赵景海摆摊回来,还说有个地儿,开了个什么怀旧的饭店,就是弄野菜疙瘩和窝窝头吃。

赵景山听见差点没把饭喷出来,这城市里人就是古怪,白面馒头不好吃吗?

不过怀旧什么的他看不上,但是吃不打农药的菜,他觉得还是很有必要的。

媳妇现在有了身孕,他这个当丈夫的,肯定得伺候好。

说起来媳妇年龄也不小了,虽然看起来年轻,可也是三十几岁的人,这个年龄有身孕,都叫高龄产妇了。特别是最近大儿子又不在家保驾护航,只能他这个当爹的辛苦点。

车开到地王阁,老老赵同志打开车门,金子和元宝立刻跑出去撒欢去了,他也不管,径直到走廊下的一个地方按了一下,院子里立刻亮了起来。

满院子的青菜,立刻就让老老赵浑身舒畅起来。

就是吃不完,他打算趁晚上这会儿没事,多弄点,然后拿到店里面卖去。

其实都卖过几次了,都是附近店铺的邻居,和一些老顾客买走的。

用刘启科的说来说:“这菜都沾着皇气的,京城二环以内种出来的菜,不敢说这菜园是独一无二的,但是去打听打听,有几个人能吃到?吃了都觉得神清气爽,和皇亲国戚一个待遇了!”

……

正给菜打着捆,老老赵忽然警觉了起来。

就在这时,金子和元宝疯了似的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嗷嗷叫着往这边跑来。

然后一个声音响了起来:“爸,你这是干啥呢?准备卖菜去?金子一边去,别来打扰我,去去去……”

赵景山一扭头,就看到金子正呼哧呼哧地朝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上窜,不是儿子还能是谁?

说起来这一家分开也不是第一次,不过这次去的那地方,让人不放心嘛!

现在见到儿子,他当时心情大好起来。

这人也不会说什么亲热的话,看着儿子推攘着金子,脸上就露出了笑容来,然后慢悠悠地摸出来一根烟,点上,美美的抽了一口:“回来有事儿?偷着回来的吧!”

“回来看看。”老赵安抚了半天,才把金子给赶一边,然后抱着元宝晃悠着。“家里有啥事儿没?”

“也没啥事儿。”赵景山又抽了一口烟。“就是你妈怀上了……等到明年你就能有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

“啥?”老赵一下子愣住了,差点舌头打结,心说你可真是我亲爸,这叫没啥事儿,那什么能叫事儿?

半天他才憋出来一句:“那我在家时候咋不说?你这叫没啥事儿?那啥才叫事儿?”

“你妈说还不确定,等确定了给你说。”赵景山慢条斯理地说道。“再说这不是也不知道你是个啥意思……”

“我能有啥意思?”老赵眼睛瞪的溜圆。“这么大的事儿还不早点给我说,你还说没啥事儿,这是没啥事儿?”

“你慌个啥!”赵景山淡定得很。“有你的时候,就我们俩,那不是也顺顺当当把你生下来了……”

“没啥没啥。”老赵深呼吸一口,把心情努力平静下来。

其实以前都提过再要个娃的事儿,但是就是提提,他也没当回事儿。没想到这两口子不吭不声……这么想也不对,这好像也没法说……

要是爹妈晚上吃过饭给儿子交待,今晚上我们打算要二胎……这像个什么话,没听过啊!

算了!

老赵都不知道该怎么说,然后又一想,我应该高兴才对。

是应该高兴,以前家里人少,现在一家子生活好了,而且二叔一家人也都在一起,再多个孩子更热闹。

可惜二叔那边不知道咋想的,也不知道会不会想着再要个。

赵景山看儿子不说话,烟就抽不下去了:“怎么了?”

“在想怎么去看看我妈去。”老赵说道。“我这偷偷回来的,就能见你俩,让别人看见没法说。”

“不用看。”赵景山放下心来。“她身体好着呢,我看着就行,有啥了等你正经回来再说。”

“好吧!”老赵点点头,然后开始纠结起来。

老妈现在怀孕了,肯定不适合来回奔波,这提亲的事儿,到底说不说呢?

下午听到柳妈让柳清影催催,老赵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但是没想到,意外居然来自一个还没出来的小弟或小妹!

赵景山一看儿子沉思就知道儿子有事儿,猛抽了一口烟把烟头往地上一扔,用脚踩着拧了一下:“有事儿就说,吞吞吐吐的干啥呢?你会飞都敢给老子说,这会儿有啥不能说的了?”

“我这不是还没想好咋说的嘛!”老赵嘀咕道。

“是不是在那边遇到麻烦了?”赵景山猜测道。“你现在也不差那几个钱,实在不行就回来,以后慢慢来……”

“不是不是,其实也没啥事儿!”老赵说着一咬牙。“那个,下午我去看小影了……”

一看老爸要急,顿时不敢卖关子了:“别急呀,我就是在天上看看,又没下去和她见面。我是听见她妈催她了,说我们俩的事儿十里八乡的都知道了,也该提亲了……”

“哎呀,这事儿啊!”赵景山一拍大腿。“提亲是正事,你犹豫个啥?这么大的事儿,你给我说你没事儿?”

“我妈都怀孕了,你不也给我说没啥事儿?”赵起武不服。

……

“我……”赵景山被儿子说的哑口无言,没办法,是亲生的,儿子随老子。

他无奈摆摆手:“算了不说这个,你等我想想,提亲这个事儿吧……提亲可得找个有名望的人,村里你那个二表爷,你看咋样?”

“你现在想这个干啥,现在我妈不是不适合出门吗?要是订亲,你们俩还得回去。”老赵打断了老爸的话。“再说咱这提亲就是走个过场,随便找谁去都行。关键这事儿你不得和我妈先商量吗?”

“你要和她说,她说不定这会儿就让我开车回家。”赵景山冷静了下来,分析相当到位。“等会你先走你的,我回去慢慢和她说。”

老赵一想老妈的风格,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那你和她好好说。”

“提亲的人呢?那个二表爷不行的话,你看谁合适?想好没?”赵景山问儿子。

“想了,你看彭有成咋样?”老赵说道。“不行让彭大富他妈去也行,现在他们弄那个市场挺好的,周边村里的大部分去卖过东西,对他也熟悉。”

“也行。”赵景山点点头。“订亲的话,还得准备礼钱,多少你想了吗?”

“商量正事你说这干啥,回头问他们家啥意思,想要多少都行。”老赵对这个问题才懒得费脑细胞,爱要多少要多少,真无所谓。

赵景山一想也是,柳家那边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应该也不会狮子大张口。当然就算狮子大张口也无所谓,让他们可劲儿要,只要他们敢要,这边就敢给。

不过还有个问题:“那订亲宴什么的?”

“问他们怎么办!”老赵想了一路,也觉得这些都挺繁琐的,最好的办法,当然还是听柳家的安排,反正柳会计是村里的体面人,经常主持类似的事情,有经验。

“那我这就回去,先给你妈提一句。”赵景山说的时候挺淡定的,这会儿淡定的拍拍手上的土,淡定的把铲子放走廊下,淡定的准备开车回家,淡定的……把刚捆了半天的一堆菜给忘了。

老赵哭笑不得:“我大老远跑回来,你就这么给我扔这了?”

“哦,你还有啥事儿?”赵景山停住了。

“菜你不要了?金子和元宝也不带?”老赵郁闷道。

“哦!”赵景山拐回来。“你过来帮忙,这一大堆菜,也不够一会儿卖的,本来还想多弄点呢,算了,改天吧!”

老赵就立刻召唤出云雾,父子俩开始把菜放上去。

然后再带着云雾去车旁边,打开后备箱把菜进去。

“你这个玩意儿,还挺方便的。”赵景山忍不住感慨了一句,然后就准备走人。“金子呢,过来过来,你们俩上车……”

……

老赵郁闷的看着老爸开车走人,金子元宝还隔着车窗看自己呢,他也不说多在这待一会儿,好歹让自己和金子元宝多玩会儿。

干脆云头上一躺,就飞了起来,低头看了一眼,老爸总算还记得把门从外边锁上,他也就放心了。

然后就直飞自己有股份的苗圃基地。

来下雨。

控制着下了半小时就走人了,不能多下,这里面不少专业人员,天天监测着苗木的生长情况。下雨之后苗木长势好一点没问题,好太多,就是问题了。

再然后就是漫长的旅途了,躺在云头上选好了方向,漂洋过海朝着飞洲飞去。

后半夜的时候,他就来到了那个被自己改名叫无战森林的瀑布上方,一棵大树旁边。

吹了声口哨,一个身影猛然从大树上窜出来。

长长的尾巴上,流苏似的白色长毛,即使在月光下,也看的清清楚楚。

豆豆。

走的时候老赵本来想带着,让自己旅途不那么寂寞的。

但是又嫌麻烦,干脆就找了个地方给它放在了这里,说起来还是因为刚捡来没几天,感情不深厚,他也不怕万一跑的找不回来。

不过现在看起来这小家伙还知道什么才是最好的选择,连着两天就自己守在树上,估计一直在这等着的。

既然如此,也算有缘,以后想办法给它带回去就是。

……

回到酒店的时候,天色都已经蒙蒙亮。

酒店服务员见到他回来倒是没什么惊奇的,这样才正常,像他以前整天待在酒店里‘不出门’,那才叫不正常。

立刻就有人上来问早餐吃什么。

老赵这可又辛苦一夜,问了一下,服务员知道这位特能吃,而且不分早晚,无肉不欢,很热情地介绍:“有昨天晚上运来的鳗鱼,客人要挑一条吗?”

鳗鱼?

老赵想了想,好像还没吃过。

在家里倒是吃过黄鳝,熊孩子时候自己抓的。

在秋冬季节村子附近的池塘干涸的时候,拿着个旧自行车条磨成的铁丝钎子,带着铁锹去挖——其实应该是钓的,但是他没那技术,只能采取这种暴力的手法。

淤泥里挖出来的黄鳝滑不留手的,铁钎子就是用扎黄鳝的,不然你挖出来也抓不不到它。

然后就是开膛剖肚直接一剁炒了吃。

不过吃的次数也不多,后来上学一忙就没了机会。

想到这里老赵点点头:“那行,来一条尝尝吧!”

“先生请跟我来。”服务员一伸手请他跟着去餐厅旁边。

“还要自己去挑选?”老赵诧异了一下。

“先生亲自挑选的话,更能挑选自己满意的食材。”服务员笑着介绍道。

其实不是满意不满意,水生的鱼虾之类的,让客人看一眼,证明这些都是活的。

有个词叫臭鱼烂虾,就是这个意思,这些东西一旦不是活的,那就容易坏,不新鲜了。

……

见到鳗鱼的时候,老赵还稀奇了一下下,他还以为这玩意儿是和黄鳝差不错,结果看脑袋倒是像鲶鱼多一点。

老赵也不不介意自己在服务员面前显露自己的‘没见识’,仔细观察了一下,才伸手一指:“就这条吧!”

“先生小心!”看到他冒然伸手,服务员当时就慌了神。

接着就感觉自己挨着水的手指一麻,当时就乐呵起来:“这是电鳗呀?”

“是的先生,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先生知道的……”服务员被他吓了一跳,关键平时老赵饭后还出去消食,每次都还带点别的食物回来,还以为他知道电鳗。

却没想到老赵知道是知道,却没亲眼见过,这会儿忍不住感慨:“这电量也不强啊?”

忍不住在服务员惊愕的目光中,再次把手指碰上了水面。

还不过瘾,干脆把手指伸进去搅了搅。

服务员只好干笑道:“可能是抓来的时候,它们已经放过电了,其实平时还是挺厉害的……”

“好了,那就做这一条。”老赵试过了也觉得没意思,伸手指了一下,里面几条电鳗来回游动,他也不管是不是他刚才挑中的那条。

反正都活的嘛!

……

服务员答应之后,招呼旁边的伙计过来捞电鳗,接着就带着他继续前往餐厅。

刚走没几步,就听到噗通一声。

只见那个上去捞鳗鱼的伙计躺在地上,双目无神,身体还一抖一抖的。

俩人都吓了一跳,远处的工作人员也赶忙往这边跑。

这会儿那小伙计倒是自己迷糊过来了,看着鳗鱼箱惊魂未定,嘴里叽里呱啦说了几句土语。

服务员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笑完才觉得不礼貌,忍着笑意对老赵说道:“他说他看你都把手指伸进去了,以为这些鳗鱼没电了,就直接下手去捞……”

也是够倒霉的!

老赵心里感慨了一句,随即就想到了个问题。

自己伸手的时候,可是就感觉有一点点麻麻的,怎么这家伙就躺下了?

难道是因为最近每天玩闪电,所以自己对电有抗性了?

这个倒是值得回去好好研究一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