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读小说网 > 奇幻·玄幻 > 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政王 > 第112章 宁可为妾
听书 - 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政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12章 宁可为妾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112

说实话,苗氏是打从心底里看不上崔玉瑶来。

这崔玉瑶就是一个一心想往上爬的女人,当然,也是应了那一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崔玉瑶就是可怜又可恨。

只是想到谢景城的嘱咐,苗氏还是耐着性子对待崔玉瑶的。

“妹妹身世这般可怜,我自然是怜惜妹妹的,只要能帮得上妹妹,我也义不容辞,可请恕我直言,你若是听王妃的话,想让三弟对你负责,只怕是不能够的了。”苗氏说道。

“我知道,是我对不住三公子,是我听了王妃的话,想要去算计三公子,可不知道为何就变成了这样,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这样的,少夫人,我不想嫁给一个下人,如果父亲母亲知道我出了这样的事情,只怕是会直接摒弃我的。”崔玉瑶哭的更加伤心了。

她想到自己前途迷茫,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如果早知道会这样的话,打死她,她也不敢有这样的心思啊。

苗氏看的出来,这崔玉瑶心中的恐惧,担心都是真的。

现在只想要一条出路。

“我也知道,我出身卑微,如今又失了清白之身,我也不求三公子能娶我,哪怕是妾室,我也愿意,只求能给我一个容身之处就好,崔家是容不下我了。”崔玉瑶苦苦哀着。

苗氏皱眉,心中却愈发的看不起崔玉瑶了。

她真是没想到崔玉瑶连这样的话都说的出来,宁为寒门妻,不为高门妾,可这上赶着做妾的话她都说的出来。

可见谢景城看人还真是准啊。

这崔玉瑶自己都说道这里来了,她还有什么不好说的呢?

“其实你说这话,我也倒是能理解的,玉瑶妹妹,有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苗氏陪着笑说道。

“少夫人有话尽管说。”崔玉瑶连连说道。

“妹妹也知道,我家三弟和顾家大小姐的亲事已经差不多要成了,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父王肯定不希望中间有任何纰漏,而三弟也是对顾大小姐的亲事十分看重,所以三弟是绝对不会对你有什么,即便是妾室,也不可能,既然如此,那玉瑶妹妹何不换个思路呢?”苗氏说道。

崔玉瑶大概是明白了苗氏的意思,可也没全明白?

换个思路,就是要她给别的人做妾吗?

这镇南王府一共就三位公子。

不是三公子,难道是大公子或者世子?

世子的身份何等尊贵,肯定是不可能了,难道是大公子?

这少夫人莫不是?

不可能啊,哪里有做妻子的,替夫君选妾室的,还是用这样的方式选。

这倒是让崔玉瑶有些迷惑了。

苗氏看着崔玉瑶迷惑的眼神,大体上就知道崔玉瑶想什么了?

这崔玉瑶还是有些单纯,就只想着谢家这三兄弟了。

“妹妹啊,若说起这王府最有权势的人,你说是谁呢?如果你能嫁给这王府最有权势的人,还怕将来没好日子过吗?”苗氏笑着说道。

崔玉瑶经过苗氏一提醒,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

这苗氏的意思,竟然是让她给镇南王做妾室。

她的心一下子跳的好快,怎么会如此的呢?

镇南王的年级着实也不下了。

她还这么年轻,竟然要嫁给一个这么大年纪的男人吗?

“我知道妹妹犹豫,觉得父王年纪大了,可这老夫少妻,父王若是娶了你,自然会疼爱你的,况且如今这王府本就对你有愧疚,父王年纪大你许多,自然不在意你失了清白之身,你若是能让父王娶你做侧妃,岂不比给三弟做妾室好多了。”苗氏继续劝道。

别说,这样的说辞,还真的是让崔玉瑶有些动心了。

是啊,她的确是委身给了一个下人。

不管怎么说,哪怕是给谢景灏做妾,亦或者是给谢家几个兄弟做妾,都是有芥蒂的,毕竟谁愿意娶一个残花败柳。

可这镇南王就不同了,毕竟镇南王比她大这么多,若是娶了她,肯定是会怜惜她的。

况且她也是被强迫的,想来镇南王也不会在意这么多的。

的确,苗氏是给出了一个好主意。

也算是救她一命吧。

“少夫人,我出身低微,王爷会愿意吗?”崔玉瑶问道。

“若是你愿意,我自有办法。”苗氏笑了笑,说道。

“少夫人,你的大恩大德,我无以为报,从前,我以为王妃是为了我好的,可是现在看起来,她当真是害死我了,我才明白过来,她不过是想要利用我对付三公子罢了,虽然我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她毁了我一生。”崔玉瑶恨恨的说道。

其实崔玉瑶答应的这么痛快,多半也是因为黎氏坑了她。

若不是黎氏,她也不会失去清白之身,陷入这么被动的地步的。

这两难的境地,全都拜黎氏所赐。

“王妃的心思,的确是·····”苗氏什么也没说,可是看样子,也是对黎氏也肚子的怨气的。

苗氏和崔玉瑶说话的同时,谢景城也去见镇南王谢正兴了。

谢正兴心里也是为这件事发愁的。

这到底是王府的人糟蹋了人家崔家小姐,还是个下人,这可如何是好啊。

不管怎么说,都是不好交代的。

谢正兴想想就觉得头大。

就这死奴才,真是打死也为不过啊。

这奴才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呢,谢正兴真是想不明白。

谢正兴正在胡思乱想呢,小厮禀报说是谢景城到了。

谢正兴一听,连忙亲自出来,看着小厮扶着谢景城站在外头,禁不住说道:“你这孩子,不是病着吗?怎么又跑出来了,赶紧进来。”谢正兴上前扶着谢景城进了正房。

谢景城的身体还是有些虚,今日为了谢景灏的事情,也算是奔波了两回。

他的脸色隐隐有些苍白,略显疲惫。

可谢景城却丝毫不觉,他只是想替谢景灏做点事情而已。

他虽然身子不争气,可也不想什么事情都不做,也不想什么都交给谢景灏,这样谢景灏实在是太累了。

“父王我没事的。”谢景城连连说道。

“你怎么过来了,可是因为灏哥儿的事情吗?”谢正兴问道。

“自然是因为三弟的事情的,儿子瞧着父王也为此事愁眉不展,所以来看看父王。”谢景城点头说道。

“哎······”谢正兴忍不住叹气,真的不知道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说起来,都要怪黎氏,没得邀请崔家小姐来做什么客,大家真的不熟。

可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埋怨也没什么用处了。

“父王,这三弟和顾家大小姐的亲事已经说定了,可千万不能再有什么纰漏了。”谢景城进言道。

“本王如何能不知道呢,咱们家同南安王府素来交好,难道明安郡主也有心结秦晋之好,所以这事儿无论如何不能影响到老三头上。”谢正兴斩钉截铁的说道。

过去对他对谢景灏,也已经够不公平的了。

到底心里也亏待他的先王妃叶涟漪啊。

“那父王就得小心处理崔家的事情,毕竟这崔家姑娘是在三弟院子里,三弟的寝室里出了事儿,若是崔家真的有心来到三弟头上,这件事倒也难办,就算是最后不成,可是若闹得满城风雨,沸沸扬扬的,那明安郡主还能允婚吗?”谢景城提醒道。

谢景城这话是一点儿也不错的,这事儿也是够恶心人的。

“是啊,本王刚才也想过了,这崔姑娘委身给了一个下人,可咱们也不能让一个下人给崔姑娘负责啊,崔家肯定不干啊。”谢正兴有些头大,心里更加对黎氏有气了,说到底,还是怪黎氏,若不是黎氏把崔姑娘弄到王府来,哪里会有这么多麻烦事情了呢。

“父王也别着急,其实这事儿也未必无解,这崔大姑娘的事情,儿子倒是也了解一些,她并不是现今崔夫人沈氏所出的女儿,是崔衍崔大人先前夫人所生的,不过是平民女子,而且已经被休弃,现今也不在人世了,所以这崔姑娘在崔家的地位也是十分尴尬的,她未必想留在崔家,可她和王妃又是如何相识,为何王妃会邀请她来王府做客,这些,儿子也不得而知了,想来也是要问问崔姑娘自己了。”谢景城解释着说道。

谢正兴听的皱眉:“这崔家也是够乱的了,一个被休弃的女人生的女儿,在崔家的日子肯定不好过,这姑娘也是挺可怜的,只是你母妃和这崔姑娘是如何相识的,为何就一见如故了呢?那丫头生的虽然不差,可也不算绝色,并没有什么特别出众的地方,就是瞧着挺让人心疼的,怎么就能入了你母妃的眼。”谢正兴问道。

对于此,谢正兴也是想不通的。

谢景城微微勾了勾唇角,眼中闪过一抹嘲讽,但是却摇着头说道:“母妃的心思,儿子也猜不透,儿子也不清楚母妃是如何想的。”

谢景城提到黎氏的时候,神色淡淡的,语气倒是颇为恭敬。

谢正兴明白,谢景城和黎氏是有些心结的,但是真心不能怪谢景城,这黎氏,也的确是忽略了这个亲儿子了。

“诚哥儿,你不必多想,你母妃那边不用管她。”谢正兴直接说道。

“父王,母妃的事情可以暂缓,现在还是三弟的事情最重要啊。”谢景城有些着急。

谢正兴点头,其实他也很担心谢景灏的事情。

可是他到现在也没想出个好法子来。

崔家姑娘失了清白,肯定不会想着做正妻了,可这妾室,也不行啊。

他看的出来,这谢景灏和顾千凝两个人是两情相悦的,肯定不愿意让第三个人掺和进来的。

他也不愿意让崔家姑娘瞎掺和。

可也不能把崔家姑娘塞给一个下人,这样也说不过去啊。

谢正兴真是伤透了脑袋了,绕了一大圈儿,又回到原点了。

“本王也是头大,若是为了崔家,耽搁了你三弟的亲事,那才是得不偿失了。”

“其实儿子想着,这崔家姑娘到底不清白了,肯定不会要正室之位了,若是给个妾室之位也是可以安抚的。”谢景城开口说道。

“那是自然,可你三弟和千凝丫头是两情相悦的,若是你三弟多了个妾室,如何对武宁侯府交代啊,这不行,真的是不行。”谢正兴摇头。

“父王,儿子说的不是三弟,是要父王纳了崔姑娘做妾室。”谢景城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谢正兴听的脸色大变,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谢景城,打死谢正兴,他也没想到谢景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啊,这真的是太扯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这是要气死本王吗?”谢正兴连连摆手。

这真的太荒谬了。

“父王,您听儿子说啊。”谢景城解释道:“没有比您更合适的人选了,三弟肯定不行,明安郡主好不容易能答应三弟和顾大小姐的婚事,若是崔姑娘的事情传了出去,这亲事只怕就不行了,但是您说的也对,把崔姑娘打发给一个下人,也是不可能的,这镇南王府的主子,只有咱们三个了,我这破病身子,自然不能耽搁了人家姑娘,二弟之前因为私生女外室的事情,和二弟妹闹得不可开交,唯有父王是最合适的人选,父王身边除了母妃,就只有一个姨娘和一个通房,这若是纳个侧妃,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啊。”谢景城劝说道。

谢正兴听了仍旧摆手:“不行,不行,这可不行,本王和这崔姑娘差了多少年纪啊,如何能耽搁人家姑娘呢,而且人家姑娘也未必乐意嫁给我这个老头子啊。”谢正兴说道。

“崔姑娘不会不答应的,应该求之不得。”谢景城说的笃定。

“为什么说的这么肯定?”谢正兴不明白了。

“儿子刚刚不是跟父亲说过崔姑娘的身世吗?她的出身,在崔家的地位本就是很尴尬的,她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崔家更是容不下她的,她自然肯愿意了。”

谢景城这样说,这谢正兴心里倒是有几分怜惜崔玉瑶了。

他毕竟年纪在这里放着,一个这么可怜兮兮的小姑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本就让他起了恻隐之心,而且身世还这么可怜。

在谢正兴这个年纪,就不可能把出身什么的看的比较重要了,而且即便是崔玉瑶嫁给他的话,也只是一个妾室,最多就是个侧妃。

对侧妃,他怎么可能还有诸多要求呢。

甚至连崔玉瑶不是清白之身,也不太在意了。

她毕竟是好人家的女孩儿,这也是遭了人陷害罢了。

“缓一缓再说吧,总归我这一把年纪了,若是娶了她,也是没白的耽搁了她的。”虽然是有些怜惜崔玉瑶,可是却对她没有男女之情,毕竟崔玉瑶年纪太小了,比他的女儿还小,做他的侧妃,总归是让谢正兴有些犹豫。

谢正兴不是个耽于女色的人,要不然的话,不可能镇南王府连一个侧妃也没有,只有一个姨娘,一个通房。

这足够证明,谢正兴真的是个洁身自好的人。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还是十分犹豫。

“父王,您就当是为了三弟,委屈一下自己吧。”谢景城说道。

“这不是委屈的事儿,本王这一把年纪了,有什么可委屈的,想想人家崔家姑娘委屈啊,妙龄少女,若是嫁给我这年近半百的老头子,何等凄惨啊。”谢正兴摇头,越想越觉得这件事不可行。

“父王,您不能这样想,其实您娶了她,也是救她与水火之中啊,她若是这样子回了崔家,还不一定会被崔家怎么发落呢,说不定出家为尼,说不定会让她直接暴毙,也能保全崔家的名声啊?”谢景城故意说道。

经过谢景城这样一提醒,这镇南王倒是信了好几分,这样的事儿,也不是没发生过的,这一个家族,有的时候,为了保全名声,让自己姑娘出嫁,病故,都是常有的事儿啊。

如此一提醒,谢正兴也想到崔玉瑶楚楚动人,眼中含泪,梨花带雨的样子。

若是让这样一个妙龄女子,如此就香消玉殒了,也是罪过啊。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谢景城见谢正兴似乎意动,继续劝道。

“好吧,如果崔姑娘自己愿意的话,本王这里没什么问题。”谢正兴总算是吐口了。

而就在此刻,小厮进来禀报:“大少奶奶带着崔姑娘在外头求见。”

“人已经醒过来了吗?”谢正兴问道。

“是的。”

“快请进来吧。”谢正兴说道。

随后这苗氏和崔玉瑶一同进了正房。

崔玉瑶的模样儿真的是迎风弱柳,柔弱到了极点,仿佛一阵风过来,就能直接把人给吹跑了一般。

她眼中含泪,欲落不落,这个也模样,更是让人看了心碎,更何况这谢正兴本来就对她存了怜悯怜惜之心。

现下看着崔玉瑶憔悴的模样,心中也是波澜起伏不定了。

“给父王请安。”苗氏行礼道。

“王爷万福。”崔玉瑶也跪了下来,可声音却含羞带怯,仿佛都带了钩子一样。

这从前谢正兴对她到底也没什么心思,所以也就没多看,如今被谢景城提醒了之后,倒是禁不住多打量了崔玉瑶几眼。

这崔玉瑶虽说不是绝色姿容,但也生的不差,当然,在这盛京城肯定是排不上号的。

并且应当也不是大家出身,可是比起这盛京城里的千金小姐,这小家碧玉的女子,却格外的有味道了。

倒是真的勾起了谢正兴的几分喜欢。

其实这些年,谢正兴虽然不耽于女色,可是水涟漪不在了,正所以,反正不是你,是谁都行,他的眼光也就不是那么挑剔了。

而且这崔玉瑶正值妙龄,女子最好的年纪,他后院的一个姨娘,一个通房,一个三十好几岁了,一个也二十好几岁了,怎么也不比这十五六岁的小姑娘鲜嫩啊。

“起来说话吧。”镇南王说道。

苗氏和崔玉瑶这才起身。

苗氏给谢景城使了个眼色,谢景城忙剧烈的咳嗽起来。

夫妻二人相处多年,也只需要一个眼神,对方就知道该做什么了。

而今,就是苗氏给谢景城使眼色,二人一道离开,也给父王和崔玉瑶制造一些机会了。

怎么样,也该单独相处一下,有些话,也才好说啊。

镇南王一听谢景城咳嗽的厉害,忙道:“老大媳妇,你扶着老大回房歇着去吧,这都多大的人了,还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轻重,自己的身子不好不知道吗?还一个劲儿的往外跑。”镇南王絮絮叨叨的说道。

谢景城和苗氏夫妻二人本来就是想离开的,听了这话,自然赶紧走了。

如此这正房里就只剩下谢正兴和崔玉瑶了。

来之前,苗氏早就给崔玉瑶做好思想工作了。

现在崔玉瑶一心都想嫁给谢正兴做侧妃了。

做不成这镇南王府的三少奶奶,做镇南王的侧妃也是好的。

虽然镇南王年纪大了,可是能嫁给他还是很不错的。

这身份立刻就上升了。

到时候还可以和黎氏争一争长短啊。

虽然黎氏是王妃,可黎氏也没什么优势了,她比黎氏年轻这么多,自然不会怕这个老女人了。

而且她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也全都是这个老女人害的。

她要跟着老女人抢男人,也算是狠狠的报复这个老女人吧。

想到这些,崔玉瑶心里舒服多了。

“崔姑娘,你坐。”谢正兴温和的说道,还让小厮端了茶果点心来,放到崔玉瑶面前。

“今日的事情,你受惊了,总归是王府的错,你放心吧,王府一定会对这件事负责的。”谢正兴承诺道。

崔玉瑶没想到谢正兴竟然一开口就说这样的话。

倒是让她有些受宠若惊了。

她还以为,这条路很难呢,可是看着一脸和蔼的谢正兴,她心里也没这么紧张了。

虽说这镇南王的年纪是大了些,比她父亲还年长,可是依旧风度翩翩啊,看起来一点儿不想年近五十的人了。

并且多年的历练,和朝堂的浸染,让他更有成熟男人的魅力。

怎么说,镇南王啊,当朝王爷,还是唯一的异姓王了,镇南王府权势之大,镇南王又是何等人。

嫁给三公子,虽然是嫡出,可上面还有世子压着。

更何况,这谢三公子未来的正妻是顾千凝,一想到顾千凝,她就头皮发麻,觉得顾千凝不是个好相与的。

如果在顾千凝手底下讨生活,她也觉得很是不容易。

可镇南王就不同了,其实苗氏说的对,老夫少妻,镇南王应该会怜惜她的。

她这辈子最擅长的就是让人怜惜她了。

只要她能得到镇南王的怜惜,在王府站稳脚跟,其他的就容易多了,黎氏又如何,哪怕是王妃,可她到底年老色衰了。

不同于顾千凝,她自知无法跟顾千凝比,可是一个年老色衰的黎氏,她还是可以斗一斗的。

“王爷如此说,让小女无地自容了,小女不想为难王爷,其实除了这样的事情,小女也真的是无颜面活在世上了。”崔玉瑶低着头,轻声说道。

这样的话,自然是惹人无限怜惜的。

一个大好年华的小姑娘,谢正兴如何能眼睁睁看着从自己眼前逝去呢?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如此花样年华,不管遇到什么挫折,都该好好的活着才对。”

“可我哪里还有活路了?失贞失节的女子,哪里有脸面活在世上呢?”崔玉瑶很明显是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

“胡说,本王知道你担心什么,本王不会让你嫁给一个粗鄙的小厮的,放心吧,那个欺负你的小厮,本王会处置了他的。”谢正兴安慰着说道。

崔玉瑶听了心中倒是有几分安慰了,人死了,到底也是对她有好处的。

那个粗鄙的下人,竟然毁了她的清白,如果要她说,就该把她剥皮抽筋,大卸八块也难以抵消他心头之恨。

“多谢王爷,只是我如今已经是残花败柳了,也不敢奢望什么,只求能有一条活路就好,哪怕是出家为尼,青灯古佛一声,我也毫无怨言,崔家是容不下我了,只怕这天地间,唯有寺庙等有我一方地容身了。”崔玉瑶无比伤感的说道。

谢正兴听的也觉得心疼。

尤其是崔玉瑶这楚楚可怜,似乎还真的带着几分媚态,勾起了他的爱怜。

当然也可能是谢景城之前对他的心里暗示吧。

让他对崔玉瑶生出了几分心思。

“你若是真的想有一个立足之地,本王可以给你提供安宁的生活,你若是愿意,就留在王府做本王的侧妃吧。”谢正兴开口说道,其实说完这话,他也觉得自己有些龌龊了,毕竟自己一把年纪了,竟然还要娶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做侧妃,真的是老不修,厚颜无耻了些。

“王爷不嫌弃我吗?”崔玉瑶却一点儿都没有觉得此事不妥,反倒是如此问道。

谢正兴都这般年纪了,当然不会在意这些了。

而且摆明崔玉瑶也是被强迫的。

“不会,你是被人毁了清白,只是本王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谢正兴被接二连三的事情打岔,倒是忘记了究竟发生了何事了?

崔玉瑶也早就料到了,所以并不惊慌,而且苗氏也已经再三叮嘱崔玉瑶应该如何说了,自然崔玉瑶是十分镇定的。

“前一日的时候,王妃亲自登门崔家,说是看中了我,想要替三公子聘娶我做正妻。”崔玉瑶开口说道。

不过是刚开了个头,就差点把谢正兴气了个半死。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这黎氏跑去崔家提亲,这不是扯淡吗?

简直胡闹。

“这老三······”

“王爷,我已经知道了,三公子和顾家大小姐的亲事已经基本定下了,可昨日之前我并不知晓,王妃也的确到崔家提亲了,这一点我父亲母亲也是都知道的。”崔玉瑶说道。

谢正兴点头:“这一点倒是没错,你也不会在这种事儿上撒谎。”

谢正兴真心觉得崔玉瑶这丫头不错,自然不觉得她说谎了。

“今日是王妃邀我过府做客的,我来了之后,王妃就告知了这件事,我也很失落,可也知道自己身份低微,不配三公子,所以就打算离开,不料却被丫鬟把茶水洒在了身上,因为没有合适的衣服,就穿了丫鬟的青色比肩,姜嬷嬷带我到园子里的时候,说又是要走开一下,我就一个人在园子里等着,结果就被人给打晕了,醒过来之后,就变成了那样子。”说道这里,崔玉瑶禁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这是这件事之后,崔玉瑶第一次嚎啕大哭,之前的时候,崔玉瑶都是低声啜泣的。

只是这样一哭,谢正兴还真的十分心疼了。

忍不住想要上前去呵护她。

这丫头可真的是命苦啊。

谢正兴听的七七八八了,这事儿和黎氏脱不了干系。

之前黎氏对谢景灏还有顾千凝的亲事就不大满意。

现在看来,是想拉着崔家进来破坏谢景灏的亲事吗?

这个黎氏,真是太过分了,没想到竟然阴差阳错害了崔姑娘。

这崔姑娘也是最无辜的受害者啊。

“别哭了,这件事,终究是王府对不住你,放心吧,以后本王会好好对待你的,本王说是要娶你做侧妃,你若是不愿意服侍本王,本王自然也不会勉强你,本王也只是想给你一个名分在王府住下去,你且好好安心,本王会对你负责到底。”谢正兴拍了拍崔玉瑶的肩膀,一脸正色说道。

这样的承诺,对崔玉瑶来说,自然是无比重要的。

崔玉瑶所求的不过就是荣华富贵的生活罢了,这样跟了镇南王,自然也是一步登天了。

不比嫁给谢景灏还要好吗?

“多谢王爷怜惜,我是心甘情愿嫁给王爷的,只要王爷不嫌弃我,我无以为报,只能尽心尽力服侍王爷一辈子。”崔玉瑶满脸真诚,十分动容的说道。

这话自然让谢正兴听的十分妥帖了。

毕竟崔玉瑶对他来说,如此的青春靓丽,鲜活可爱。

能和这样年轻的在一起,只怕他也能年轻好几岁呢。

“维安。”谢正兴对外唤道。

“王爷,老奴在呢。”大管家走了进来。

“你把崔小姐安排荔园去吧。”谢正兴吩咐道。

“是,王爷。”

崔玉瑶一向乖巧,听到这话,自然跟着大管家走了。

只要谢正兴答应了娶她,还是侧妃,这已经很好了。

原本以为庶妃也行,哪怕是个姨娘,她都不嫌弃的,可没想到竟然一步登天成了侧妃了。

崔玉瑶此刻都快要飞起来了,可是面上却也没露出来。

万一有个变故,可就真的功亏一篑了。

崔玉瑶低眉顺眼的跟着大管家,大管家的了谢正兴的关照,对崔玉瑶也是十分客气的。

而这崔玉瑶搬到荔园的消息,很快就从镇南王府传开了。

谢景城正在半躺在床上休息,苗氏就陪在谢景城身边。

谢景灏也在。

传信儿的人走了之后。

“父王处死了四喜,看来还是想要息事宁人啊。”谢景城直言道。

“夫君为何不让妾身告诉崔玉瑶把事情和盘托出呢?”苗氏不太明白。

“若是说了,父亲还会留下崔玉瑶做侧妃吗?一个对别的男人觊觎的女人,父王不会要的,若是不留下她,如何恶心黎氏呢,再说黎氏抚养咱们三个多年,把持王府多年,你以为父王真的会一下子就废弃她吗?”谢景城问道。

“大哥,这一切也都是我的猜测,未必就是真的,她也有可能是你亲生母妃。”谢景灏皱着眉说道,他此刻有些后悔了,没有真正确认就跟谢景城说了,万一到最后不是真的呢?那岂非是自己的罪过了,让他们亲生母子争斗。

“三弟,有些事情,心里清楚就好了,其实这些年我想破头都想不明白的事情,从你告诉我那个可能开始,我就都想明白了,根本无需验证。”谢景城提到黎氏,一脸冷漠,大约也是心寒到了极点。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lay
next
close
X
Top